他正值壮年,却在旅游途中意外死亡,赔偿责任谁承担?
来源:新罗区妇联  日期:2019-07-09 【字号:
  2017年9月底,林先生生前受某旅行社邀请参加公司内部的西藏地区踩线活动,并于2017年10月底踏上了此次旅途。然而,他并不知道,此次旅途将成为他人生最后的一段路。
  林先生在林芝期间身体健康状况正常,到拉萨后则感不适,之后林先生表示不能参加踩线团的活动,一人独住拉萨酒店。期间,林先生身体不适的情况并没有引起导游及领队的足够重视,组织者未尽安全保障义务,林先生之后死亡。
  林先生妻子为此要求该旅行社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家属善后经济损失、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损失。该旅行社则表示,他们并非此次旅游踩线活动的组织者,是受西藏的一家旅行社的邀请,以内部职工享受公司福利的方式参加此次踩线活动;逝者只是经公司员工举荐参加活动,并非员工;同时,旅行社象征性地收取逝者所缴的活动费用且已统一转给西藏的旅行社。因此,表示不应承担林先生意外身亡的赔偿责任,愿意从人道主义层面象征性的对逝者家属做出一定的补偿。

  一时间,群情激愤,民怨沸腾!逝者的家属宗亲多次组织几十人、甚至几百人的队伍到该旅行社城区的多个分店进行冲击、围攻、静坐,阻挠旅行社正常营业,旅行社多次报警解决均未果。为表冤情,逝者家属甚至组织百余人到市政府进行静坐。为顺利化解矛盾,受害方、旅行社共同所在的辖区地司法所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调处,但终因双方差距太大而无法达成协议。 

  为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恶化,维护和保障社会的和谐稳定,新罗区妇联“娘家人调解工作室”受指定立即负责协调处理,新罗区妇联也马上组织人员介入调解。 

  新罗区妇联“娘家人调解工作室”负责人郭秀生接受调处任务后,立即通知双方当事人,在分别听取了双方各自的立场陈述后,对整个案情有了大致的了解,也明白了双方当事人为何久调不决的根本症结在于:此案应定性为生命权、健康权的侵权纠纷,还是应定性为旅游合同纠纷?被申请人旅行社在本次事件中有无过错?是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赔偿责任以及承担责任的比例问题?把握这一调解脉络后,郭秀生大姐立即将这些情况向新罗区人民法院的领导进行了汇报。之后,新罗区人民法院组织相关人员讨论研究,且根据申请人的具体诉求,认为本案应定性为旅游合同纠纷,被申请人在该旅游踩线活动中未能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案件事实和法律问题逐一理清后,郭秀生大姐对调解思路、调解步骤和调解方案已了然于胸,并马上着手调解工作。郭秀生大姐先后多次约见旅行社副总、总经理、董事长,对旅行社在此次事件中的过错及应承担的法律责任分别进行了说明。强调旅行社确未尽到游客安全保障工作,在逝者生病的两天时间,虽有保持电话联系,但始终未及时送医,责任是很明确的。同时也要考虑到遗留下的两位小孩还很年幼(长女10岁,次子5岁),今后的生活费用、学习费用也较高,并且逝者是独子,其父母未来的赡养问题也必须考虑。经过郭秀生大姐一番苦口婆心的劝导,总算工夫不负有心人,旅行社领导同意在一定的责任比例内对逝者进行赔偿。就此调解工作取得了关键性的一步。 

  接着郭秀生大姐又对申请人做思想工作,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解,在旅行社表示了愿意承担责任的意向后,申请人也逐渐平息了怒火,意识到应该理性地对待与解决问题。通过这次的分别疏导和沟通,双方都有了积极的调解愿望,为事件的调解成功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2017年12月中旬,经新罗区妇联“娘家人调解工作室”的召集,申请人及其委托代理人、旅行社授权代表及委托代理人、司法部门代表、相关律师共同在新罗区妇联“娘家人调解工作室”再次进行正式调解。在郭秀生大姐的主持下双方的差距逐步拉进,有了初步的意向,但仍对赔偿比例和赔偿金额有一定争执,调解工作又一度陷入僵局。此情此景郭秀生大姐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打破僵局,郭秀生大姐又再次分别做双方的思想工作,并多次要求被申请人本着同情弱者、照顾弱者的角度予以调整赔偿比例。在郭秀生大姐的不解努力下,双方终于在当天傍晚分达成了一致意见并签署了调解协议: 

  (1)被申请人应一次性给付申请人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误工费、伙食费、住宿费、交通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700000元,扣除之前给付的200000元,尚欠500000元。欠款分两笔付清。 
  (2)申请人协助被申请人提供保险理赔材料,进行保险理赔以及追偿诉讼,所需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3)申请人与被申请人的旅游合同纠纷就此解决,申请人不得再以此为由向被申请人主张任何权利。

  调解结束后,双方当事人对新罗区妇联“娘家人调解工作室”的调解工作表示非常满意,对郭秀生大姐的辛勤调解表示万分的感激。据悉,调解协议达成的赔偿款项,被申请人已全部履行到位,双方之间的纠纷已得以化解。本案的成功调解不仅化解了双方的矛盾,维护了社会的和谐稳定,更是达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高度统一,树立了良好的社会风向。 

  虽然本案已成功调解,双方当事人也已服调息诉,但郭秀生大姐的心中仍然有所牵挂。经过协调和努力,区妇联对逝者亲属进行了回访和慰问,送去了党和人民政府的人文关怀。